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eganmilan的个人主页

 
 
 

日志

 
 

世界杯,一条时光的河流!  

2006-04-16 22: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世界杯对每个人意味着什么?足球的盛宴,球迷的狂欢节,球星闪亮登场的舞台?在我的眼里,世界杯是一条静静的时光河流,是生命的驿站,青春的记事本,岁月的里程牌。十六年了,时光的断片在四年一轮回的瞬间定格,尘封的青春记忆在这一刻破茧,如风往事从心头掠过,清晰地映照着时光河流两岸的风景。悠悠人生路,有多少个四年可以重来!

九零年火热的意大利之夏,我的第一届世界杯。一个青涩的高二少年,怀着对足球最初始的爱,疯狂地崇拜着马拉多纳的匪夷所思的盘带,迷恋着克林斯曼飘逸狂野的金发,同时喜欢着阿根廷、意大利、荷兰、德国四支球队。“TO BE NO1”的歌声令人陶醉,激越高亢的乐曲蕴含着一种追求,一种理想,一种超越。加斯科因的眼泪,马拉多纳的忧伤,又如激越盛夏中忧郁海风,扰动着我躁动不安的心田。高三在即的那个夏季,站在人生的分岔口上,世界杯让我第一次深刻领略到什么是激情与梦想,什么是失落与无奈,什么是遗憾与悲情。曲终人散的那个夜晚,一个永恒的身影也在我心中永远定格,那就是伟大的马拉多纳!我没有看过86年世界杯,但在我看来,1990年仍然是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防守中上帝之手、进攻时世纪之传,马拉多纳之后,再也没有一个球员能够如此深刻地触动我的心弦,牵动我的神经,主宰着我的心灵。尽管阿根廷在终点倒下令人神伤,但亚平宁炽热多情的气息却强烈地吸引着我,外面的世界无比精彩,青春在脚下横亘延伸,一望无际,充满期待,充满诱惑……。

九四年世界杯,已是大三的我,正在无忧无虑地享受着似乎永远打发不完的大学时光,和初恋的女友在鸿雁传书中记载着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天才的马拉多纳,天才的罗伯特巴乔,把那届世界杯一分为二,淡淡的忧伤与悲情就这样绵延起伏。阳光中飘散的马尾辫和黯然伫立的蓝色背影,夏季里奔放的摇篮舞和手举金杯的桑巴狂喜,美丽的绿茵场,无情地浓缩和演绎着人生胜王败寇的不变规律。但足球毕竟是圆的,人生也总是得失相伴,阿根廷的扼腕出局诠释着马拉多纳的伟大和不可替代,巴乔输掉了世界杯,却赢得了整个世界。若干年后再回首,我听见的却是风和阳光在耳边穿梭的美妙声音,马拉多纳进球后的狂吼、克林斯曼轻灵转身的曼妙抽射,布兰科力拨千均的惊天重炮,罗马里奥、贝贝托精妙绝伦的“双鬼拍门”,罗伯特巴乔7场比赛5个价值千金的进球……!足球总有遗憾,人生也有缺憾,但足球毕竟美丽,人生毕竟精彩!

九八年世界杯的时侯,我的爱情马拉松长跑已经停驻到婚姻殿堂的大门口,岁月在青春留痕,情感在积淀中愈发醇厚,年轻的面庞开始刻下一丝沧桑,俗世的纷纷扰扰让我更珍惜足球所带来的那份纯净的快乐。时光无法挥霍,精彩不会重来,因此我选择了享受和细品,骄傲的德国战车在克罗地亚旋风前轰然倒地,悲情的意大利王子们再一次在点球大战中续写忧郁的故事,高贵的郁金香随风飘散,火热的桑巴气息消融在法兰西似乎深不可测的蓝色里。世界杯依旧冷静地继续着悬念和残酷的永恒主题,也同样奉献着永不更改的激情和精彩,结果已不重要,难忘的是过程,尽管几家欢乐几家愁,但无论球员还是球迷,都是永远的赢家。瑞奇马丁的一曲《生命之杯》很好地诠释了足球和人生的真谛,超越自我,超越梦想,珍惜青春,珍惜岁月。法兰西的蓝色,再不是充满忧郁和伤感的蓝色,而是浸透纯净与梦想,轻风明月般透明的蓝色。

零二年世界杯是最丑陋的世界杯。足球第一次离我如此遥远。当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以近乎嘲弄足球的方式出局之后,身为人父、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再也无法看到足球如桃花源般宁静超脱的本来面目,我甚至遗憾韩国居然没有把闹剧延续到夺冠。对我来说,这是一届没有丝毫快乐的世界杯,没有云淡风轻的享受,没有清新欢快的喜悦,我甚至无法用文字形容它的平淡,更多的是千帆过尽时清醒而冷静的反思。尽管还有首次入围、信心满满的中国队,但丝毫提不起我哪怕一点点的关注与热情,我知道,那不过是米卢厚积薄发的点晴之笔,不过是悬花一现的虚拟快乐。走在和足球本质悖离的道路上,“中国足协队”的前途必定是曲折的,但道路绝不可能是光明的。巴蒂的英雄泪,马尔蒂尼的忧伤回望,是我对这届世界杯唯一的记忆,在这些伟大的球员黯然离去的时侯,在这些和自己同龄的球星以沧桑悲情的方式挥手告别的时侯,我悚然惊觉,青春已悄然在时光匆匆的行走中渐行渐远。岁月带走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名字,带走了一串串闪光的记忆,也一丝丝带走了我们青春的肤色、声音和情感,留下的是几许的风霜和沧桑。岁月有痕,但足球和记忆永远是美丽的。

又是四年过去了,牙牙学语的女儿已经在我的“米兰之家”中,渐长成坚定的红黑球迷。零六年的世界杯,将是她人生中第一个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和思想感知的绿茵盛会,她童年和青春的轨迹也将伴足球和快乐同行。思绪是如此的绵长飘逸,轻微的键盘声中,时间继续无情地从指尖缓缓流泻,蓦然间,一声清脆的童音把我唤醒,“爸爸,世界杯什么时侯开始呢”?

(铁杆米兰,四月十六于福州“米兰之家”)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